加强保障支持 激发灵活就业活力 ——访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教授欧阳俊

2020-08-19

987次浏览

加强保障支持 激发灵活就业活力

——访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教授欧阳俊

 

本报记者文君 

 

灵活就业的发展是就业观念、需求结构变化的必然结果

记者:目前我国灵活就业人员的规模是怎样的?都有哪些灵活就业的形式?

欧阳俊:灵活就业人员既包括自营劳动者、自由职业者、兼职人员、临时工等传统群体,还包括共享经济、平台经济等互联网平台的新型就业人员。

从规模来看,灵活就业已成为我国吸纳就业的重要渠道。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传统灵活就业约有1.25亿人,主要集中在居民服务、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等行业。新型灵活就业约有0.6亿人,包括0.43亿人从事经营个体(私营)企业、自主创业、网上开店,0.12亿人选择自由职业。2058万名互联网平台灵活就业者中,包括796万名网约车司机,455万名快递和外卖员,114万名网络主播,80万名自媒体运营者。

当前灵活就业的发展是就业观念、需求结构变化的必然结果。新一代劳动者择业时更重视工作环境及个人发展,普遍不愿在流水线上就业,不愿忍受底薪少、加班多、单调枯燥的工作。灵活就业不受办公场所、用人单位、工作时段限制,连工作方式也可选择,为实现自我价值提供了新的途径,自然受到新一代劳动者的热捧。同时,新产业、新业态不断涌现,提供了大量新型就业岗位。这些新岗位用工季节性波动大,临时性、零散性用工多,具有典型的灵活就业特性。此外,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也为灵活就业的实现提供了技术支撑。

根据群体特征做好就业服务和技能培训工作

记者:政府有关部门在向灵活就业人员提供就业创业服务方面出台了哪些政策?

欧阳俊: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意见》,提出将灵活就业人员纳入创业培训范围,按规定落实职业培训补贴和培训期间生活费补贴;把灵活就业岗位供求信息纳入公共就业服务范围,免费发布供求信息;鼓励各类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为灵活就业人员提供专业化服务;指导企业规范开展用工余缺调剂,帮助有“共享用工”需求的企业精准、高效匹配人力资源。

此前,国家发改委等13个部门发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提出支持微商电商、网络直播等多样化的自主就业、分时就业;支持建立灵活就业、“共享用工”服务平台;引导互联网平台企业降低个体经营者使用互联网平台交易涉及的服务费,吸引更多个体经营者线上经营创业。与此同时,人社部发布了互联网营销师等9个新职业信息,增设直播销售员工种。此外,各地也纷纷出台灵活就业支持政策,如北京市允许符合条件的网络约车平台专职司机申请个人创业担保贷款,最高额度达30万元;宁波市允许电子商务、网络约车、网络送餐、快递物流等新业态企业的从业人员按规定先行参加工伤保险。

这些支持灵活就业的政策措施,力度之大、范围之广是非常罕见的,充分显示了党中央、国务院发展灵活就业的决心。

记者:根据灵活就业人员的工作特点,您认为如何做好技能培训工作?难点在哪?

欧阳俊:做好灵活就业人员的技能培训工作,关键是要充分了解他们的群体特征及技能需求。

从群体特征来看,灵活就业人员多数收入较低,很难支撑长时间无收入脱产培训;灵活就业人员中农民工占很大一部分,普遍存在基础较差、学习能力较弱的问题,接受新知识、学习新技能较为吃力;灵活就业人员所在地域、从事行业非常分散,大规模集中培训在组织安排上存在很大困难。从技能需求来看,作为灵活就业的重要渠道,基于互联网的新业态产品和技术更新换代快,要求从业人员不断更新知识和技能储备;个体创业难度大、风险高,要求创业者既具备风险识别和管控能力,又具备较强的市场经营能力。

针对上述特征,做好灵活就业培训,要在充分发挥职业院校、技工学校、公司企业主体作用的同时,充分利用市场资源和社会力量,鼓励各级各类培训机构参与灵活就业人员培训,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予以支持。在进一步做好面对面集中培训的同时,要搭建各级各类互联网培训平台,有针对性地打造网络精品课程,让灵活就业人员可根据自身需要随时随地灵活参与培训。此外,做好灵活就业培训还要长短兼顾,既要帮助劳动者获得与当下岗位相匹配的技能,也要帮助他们为未来职业发展做好储备。

提高政策的包容性,加强社会保障和劳动权益维护

记者:目前灵活就业人员参加社保的现状是怎样的?今年受疫情影响,参保政策有哪些新变化?

欧阳俊:灵活就业者收入不稳定,且缺乏用人单位支持,抵抗伤、病等意外风险能力弱,应给予更高水平的社会保障。但由于机制体制的原因,长期以来,他们获得的保障水平较低。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与正式就业人员相比,灵活就业者享有失业保险的比例低50.5个百分点,享有养老保险的比例低27.1个百分点,享有医疗保险的比例低5.1个百分点。

今年疫情发生后,灵活就业人员社会保障水平偏低的问题更加突出。6月份,人社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延长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会保险费政策实施期限等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以个人身份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个体工商户和各类灵活就业人员,2020年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确有困难的,可自愿暂缓缴费。2021年可继续缴费,缴费年限累计计算;对2020年未缴费月度,可于2021年底前进行补缴,缴费基数在2021年当地个人缴费基数上下限范围内自主选择。这对许多受疫情影响的灵活就业人员来说,无疑是减轻经济压力的利好消息。

未来,政府有关部门应针对灵活就业的特性,进一步增强社会保障制度的包容性,特别是要完善人户分离的参保和转移办法。对没有参加社保能力的低收入灵活就业群体,可根据劳动所得按一定比例发放社会保障金,存入社保账户,不仅可以鼓励他们通过劳动提高家庭收入,而且可以提高社会保障水平。

记者:灵活就业人员在劳动用工方面面临哪些问题?如何进一步加强保障?

欧阳俊:实践中,灵活就业较传统就业更容易出现劳动纠纷,其中工时、工资、休息休假等问题是双方经常出现争议的领域。

今年受疫情影响,有关欠薪、降薪、裁员的劳动争议案件增多,其中灵活就业人员是受影响较大的群体。由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如何在社会、企业和员工之间进行分担,已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今年以来,人社部和各地政府就疫情防控期间员工薪酬、劳动关系等问题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对稳定就业、保护劳动者权益起到了积极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劳动领域的立法偏重于保护劳动者的权益,鼓励企业长期用工,鼓励与员工签订无固定期限合同,反对用工短期化,对劳务派遣、非全日制用工相对审慎。比如关于劳务派遣用工,要求用工单位使用的被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用工总量的10%;关于非全日制用工,要求非全日制员工每日工作时间不得超过4小时,每周累计工作时间不得超过24小时。这样的立法思路有助于已就业劳动者的权益保障,但显然不利于发展灵活就业、企业弹性用工。

近年来,我国就业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就业岗位不足成为眼下最主要的问题。在“六保”“六稳”的压力下,要实现保护劳动者权益和促进就业的平衡,需要出台配套的劳动用工、就业服务、权益保障办法,支持企业积极创新用工模式。只有企业生存下来、发展起来,员工就业才能稳定下来,员工权益才能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