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对外开放⑥】依托自贸区建设带动广西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2019-09-04

5079次浏览

编者按:日前,国务院印发《中国(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指出,要“更好服务对外开放总体战略布局,把自贸试验区建设成为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新高地”。由此,光明网特约请各高校专家学者,推出“高质量对外开放”系列稿件,从不同角度解读自贸区设立的重大意义与重大机遇。

作者: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研究员、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研究员 傅佳莎

设立自贸区,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深化改革开放进程的关键环节。8月26日,国务院印发《中国(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其中,广西自贸试验区提出了畅通国际大通道、打造对东盟合作先行先试示范区和打造西部陆海联通门户港等方面的具体举措。这是国家首次在沿边地区布局自贸试验区,充分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广西工作的高度重视、对广西开放发展的殷切厚望,也意味着广西迎来了新一轮开放机遇。

通过扩大自贸区试验范围,向国际释放中国保持建立开放型经济体的信号,稳定全球预期。经济全球化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然而,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逆全球化思潮不断有新的表现,经济全球化进程遭遇严峻挑战。为有效应对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以先进理念和务实举措引导经济全球化健康发展,中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引导经济全球化健康发展。设立自贸区,意味着中国坚持开放不动摇,跨越多边、双边等贸易协定,主动将自身向整个国际市场开放,并通过大力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推动建立更加均衡普惠的发展模式和国际规则,构建起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开放型世界经济体系。世界各国企业和个人均可以根据自己的要素禀赋和比较优势,进入到中国的18个自贸区中,寻找发展空间和潜力,合作共赢,共同推动世界发展繁荣。通过扩大自贸区试验范围,中国不断向世界各国释放出稳定的信号,削弱了逆全球化带来的负面影响,促进经济全球化健康发展。

自贸区作为我国制度创新的试验田,通过构建稳定公平的市场环境,吸引高级生产要素聚集。中国正在从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型,这就需要改变过去依赖低端生产要素,对境外投资、技术不加以区分,通盘接收的状态。高质量发展关键是要吸引到高端企业、高端生产要素来华投资和经营,而高端企业、高端生产要素作为“理性人”,非常关心投资地区的制度质量、营商环境水平。只有在良好的制度体系、营商环境中,企业的比较优势才能发挥出来,实现盈利。否则,高端企业、高端要素会“用脚投票”,无论给予多少政策优惠,都不会选择进入市场。我国自贸区建设,不是延续过去以优惠政策来招商引资的思维,而是要用制度创新代替政策优惠,通过推行各项管理制度创新,创造一个符合国际惯例、自由开放、稳定、公平、包容的市场环境,吸引高端企业自愿来华经营。同时,通过自贸区制度创新建设,为我国未来实现全面开放提供可靠的实践平台,积累丰富经验。

新一轮自贸区建设是自贸区经验的复制推广。我国在对接国际市场上采取了先点突破后全面推进的战略。2013年,我国成立了上海自贸区,在随后的近6年里,先后有广东、天津、福建、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海南自贸试验区陆续揭牌,形成了12个自贸试验区覆盖东西南北中的改革开放创新格局,累计形成200多项制度创新成果得以复制推广,成为改革开放的新高地。加上本轮的6个自贸区,我国已设立18个自贸试验区,形成“雁阵”格局。广西作为国家首次在沿边地区布局的自贸试验区,是我国推动西南内陆地区高质量发展的突破口,通过形成局部区域对接国际市场的小窗口,逐渐将国际市场的高标准映射到整个西南地区的制造业和服务业中来,推动内陆地区改革创新和开放。

自贸试验区能否切实推动广西经济发展,关键在于自贸试验区能否与广西经济高质量发展之间形成良性互动。

通过制度改革,从根本上解决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高质量发展水平对应于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需要的满足程度。我国贸易发展战略先后经历了资源换汇、出口替代、出口导向等阶段,当前的收入分配体制、行政垄断、政府管制等,与我国贸易发展战略相辅相成,一定程度上抑制着国内市场需求的扩大。为进一步落实“优进优出”的双向贸易战略,广西自贸区需要通过制度改革,打破行政垄断、政府管制、提升效率,并在此基础上实现共享性分配,提高老百姓的收入水平,激发国内市场需求,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需求”升级,增加老百姓获得感、幸福感。

自贸区建设要适时适度,兼顾难易程度和地区差异。广西沿海、沿边、沿江,是我国唯一与东盟国家既有陆地接壤又有海上通道的省区,具有得天独厚的区位条件。但大量的研究中亦可看到,广西的经济竞争力在全国排名较为靠后,目前无论从人力、资本、技术上还没有呈现出比较优势。若盲目的全面放开,会引起诸多风险。例如,金融服务业全面放开会导致大量资金涌入,增加资本市场波动和金融风险;技术密集型和从事先进服务活动的外资企业大量进入,会进一步挤压本土企业的高端市场,造成本土企业自主创新的市场需求支撑不足。因此,广西自贸区的建设和发展,要根据当地区位条件和贸易流量,不断调整优化。时间维度上,已建成自贸区的创新制度的推广要遵循先易后难的原则逐步推进。例如通关制度等便利化措施可以率先落实,而金融服务业等风险较高行业的创新制度,需等到广西自贸区本地金融服务体系已初步构建、相关法律法规已修改完善的基础上,再逐步推广。空间维度上,当前方案已充分考虑各地区域优势,3个片区按照各自的比较优势,分别打造地区生产力增长极。

提升政府监管能力,将自贸区建设与行业改革和周边地区改革联动。自贸区内外的体制、市场环境以及关税、税费甚至利率和汇率都有不同的差异,极易滋生投机、套利和寻租等行为。例如,垄断企业可以利用其在自贸区外的垄断特权获得垄断资源和垄断利润,补贴自贸区内的业务,从而在自贸区内对民营企业进行不公平竞争,攫取利益。这就需要政府提升监管能力,适时引入竞争,避免垄断企业的套利行为。一方面可以沿产业链上下游引入竞争,通过竞争压力促使垄断企业改革创新。另一方面可以通过产业关联或功能互补形成周边地区与自贸区联动发展,构建以自贸区为核心的广西地区城市群发展,拉动广西其他地区企业和政府改革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