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选举后,美国商界或为中美关系带来转机

2019-04-22

2152次浏览


自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中美关系的良性发展就缺失了重要的一环,即美国商界本应发挥的积极作用。中期选举失利众议院后,特朗普需要从商界那里获得更多的支持,而中美关系或将由此迎来一些转机。从经济利益出发,美国商界确实认为美方在中美贸易方面可以争取更多利益,但是他们并不认为中美之间有必要打一场全面的“贸易战”。


 


自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中美关系的良性发展就缺失了重要的一环,即美国商界本应发挥的积极作用。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特朗普最主要的支持者来自美国的“穷白阶层”。该阶层最重要的诉求不是可以合作共赢的经济利益,而是宣泄强烈的反全球化、反多元化的负面情绪。这些基本盘与里根、布什等传统的“建制派”共和党非常不同,后者对商界依赖较重,也重视商界利益;相应地,商界对政府的影响力也较大。如果说特朗普刚上任时的内阁还是一个“亿万富翁俱乐部”,那么两年执政下来,特朗普与商界则是渐行渐远,内阁中两位重量级的商界代表——前国务卿蒂勒森和前全国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都相继辞职。与此同时,特朗普与反全球化、反多元化的“白人至上主义”阶层则越走越近。这次中期选举,他更是强势地把“反移民”立为共和党选举的中心甚至唯一议题。


中期选举重要特点:共和党的“特朗普化”


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是,在过去历次国会中期选举中,共和党筹集的经费都超过民主党,但2018年的中期选举则非常不同。一方面是中期选举筹集资金超过52亿美元,打破中期选举历史纪录;另一方面则是民主党筹集了约25.3亿美元,超过了共和党的约22亿美元。民主党在今年中期选举中从美国商界获得的支持要多于共和党。


这次中期选举有一个重要特点,即共和党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特朗普化”。共和党内,特拉普支持的候选人虽然不一定会最终赢得选举,但他不支持的候选人几乎一定会输掉。共和党内“建制派”的影响力越发弱化。


当然,这次中期选举最主要的影响,是夺回众议院控制权的民主党将对特朗普的权力产生制衡。民主党有可能就滥用选举资金、逃税和“通俄门”等问题对特朗普进行调查,甚至发起总统弹劾;还可能围绕军费、借债等政府预算案给特朗普制造难题,使其财政受限并由此影响其施政意图。为此,特朗普必须寻求更多支持才能在后半任期较为顺利地执政。商界曾经是共和党的势力范围,特朗普重新寻求商界的支持是很自然的选择。


美国商界:全面“贸易战”没有必要


不容否认,中美关系在过去几年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已从一名参与者逐渐成为了主角之一。无论我们主观上是否愿意,客观上是否准备妥当,中国正在逐渐成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这一个过程本来是渐进的,但是被特朗普明朗化了,中美关系也因此很难再回到以前的局面。最近一段时间,也出现了一些声音,认为中美全面冲突是美国社会的一个共识。应该说,美国社会对中美关系确实存在一个共识,就是不再对中国存有意识形态方面的幻想。但如果认为中美之间一定会发生全面冲突,则言之过分了,至少商界就不会同意这样的“共识”。


同样不容否认,近几年美国商界在对华合作中获益趋减,导致他们推动政府发展良性中美关系的热情也有所下降。从经济利益出发,美国商界确实认为美方在中美贸易方面可以争取更多利益,但是他们并不认为中美之间有必要打一场全面的“贸易战”。


事实上,2018年6月,美国石油业协会、美国大豆协会、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全国零售商联合会等近60个美国商界团体共同呼吁国会加强对贸易政策的监督,要求重新平衡国会与行政部门管理贸易政策的权力。8月,在“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关税提高至25%”的公众听证会上,美国体育用品制造商、蜡烛制造商、鞋类企业、半导体生产商等都要求政府将其所需产品排除在关税清单之外。因反对意见太多,原定3天的听证会被迫延长至6天。而在听证会前收到1400多份书面意见中,反对声成为主基调,美国商界认为中美之间针对具体商品的摩擦能够被接受,但全面报复将引发反效果,并用“严重损害”、“不可修复”等词语形容他们可能受到的经济损失。


美国商界在政府中一直享有强大影响力。有组织的利益集团参与政治始于美国建国初期。冷战后,大量利益集团参与美国外交政策制定以追求本集团利益,这其中又因工商业利益集团拥有更多的财富及资源对政策的影响力最大。与中国关系最大的实例当属2000年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的对华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法案(PNTR)。该法案结束了美国国会对中国贸易关系地位长达20年的年审。次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这一过程中,美国商界功不可没,他们在法案投票前数月对政府展开规模空前的游说活动,强调该法案的重要性,最终利用自身强大的政治影响力促使法案顺利通过。


尽管由民粹主义商人变身政客后,特朗普的行为既不符合一般商人的做派,也不符合传统政客的思维模式,但中期选举失利众议院后,其权力必定会受到民主党制衡,其前期的“政治暴走”也将被共和党约束,为了争取国内更多的支持,美国商界的政治影响力也会增强。在此情况下,如果在商言商,中国愿意让利,特朗普此前不愿接的招,或许此后通过美国商界的作用会出现新的转机。毕竟以经济利益为核心,让经贸竞争关系成为中美关系的主流,才是既符合商界的利益,也符合中美及全球大多数人的利益。


本文作者: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 甘犁

文章来源:财新网

封面图片来源于网络

数据:http://opensecrets.org (non-partisan 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