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CHFS北京访问13组:看天下的眼睛

2017-08-10

6197次浏览

26天的征程,在北京的烈日下奔波,在北京的暴雨下寻找,西财访问第十三组终于在8月6日结束了在北京的全部访问。


190户,3个社区,从房价7万一平的丰台走到房价10万一平的东城,我们用脚步丈量了一半的北京城。


报名家金之前,我对家金的理解仅仅停留在“算实习、有工资、去外地玩“,抱着要毕业就必须要参加家金的心态报名了家金。从七月二号开始我们的家金之旅就算正式开始了,怀揣着未知的心态上着培训的课程,会有疑惑会有质疑也会对设计这份问卷的人充满敬佩。当大区督导告知我们将会去首都北京访问的时候,我是既兴奋又失落的,兴奋在于终于要去感受首都的魅力,而失望在于老师们时常提起的难度问题,深知北上深难度的我们,对于这趟即将来临的旅程充满了未知与不安。


时间终于来到了7月10日,我不曾想到第一次见到凌晨四点的柳林竟然是因为我参加了家金,经历了一天的舟车劳顿我们来到了北京。对于即将要到来的第一天正式访问工作感受到了兴奋。


7月11日,是北京访问13组的第一天正式工作时间,虽然已经过了26天,我仍然还记得我和我的陪访小伙伴敲开的第一户门,当我们在零次栉比的楼宇之间穿行,尝试了近10次的敲门、被拒绝之后,终于一个30多岁的妈妈给我们打开了紧闭的房门,邀请我们进屋,那一刻我和小伙伴甚至想相拥而泣。


结束了第一次访问之后,我们开始慢慢的熟悉我们手中的问卷,慢慢开始加快了访问的进度。


一天一天在烈日里穿行,2点后的太阳确实恶毒,但是为了访问量,我们整组成员顶着烈日在楼宇间穿行,虽然被路人冷眼相看,虽然被各位居民一度认为是卖保险卖平板卖洗衣液的推销人员、虽然被铁门背后的受访户无数次拒绝无数次恶语相向,但是我们仍然不会退缩不会畏惧,慢慢地找到更高效的方法,访问进度也在慢慢的提高。


不可否认,我们被分配到的某一个社区的难度确实很大,所以我们曾一度想要放弃留在最后,大区督导也一度向我们提出了支援的提议,可我们并不认为社区难就是我们麻烦别人的理由,社区难就是我们放弃的借口,于是我们更加有动力,竟然提前几天完成了全部的访问。


回程的列车上写下这篇总结,我也在想家金究竟带给了我什么?是一个访问量的荣誉?还是绩效工资?我想这些都有,但却不是家金最大的意义。


就像我在家金宣讲会上听到的一样“用脚步丈量中国的大地”,家金带给了我最重要的是一双看天下的眼睛。26天的家金,让我看到了除了故宫长城天安门天坛香山以外的北京,我看到了北京日出的阳光,看到了早高峰的地铁,看到了北京的市井街道,看到了3-4环7万一平的破旧老房,看到了为了维持生活每天交替在麦当劳工作12个小时的夫妻,看到了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大佬,看到了为了享受公平医疗待遇堆满了一屋子上访材料却仍然无计可施住在地下室的老爷爷,看到了留学日本结缘日本的小夫妻,看到了无条件支持政府决策的革命先辈,看到了60年代的清华毕业生,看到了为了挂北京专家号排了三天的队最后却只接受了一分钟医治气急败坏到和医生打起来的爷爷,看到了能够理解家金数据搜集作用并且想成为追踪受访户的姐姐,看到了北京渐变的晚霞。


我想如果我没有参加家金,北京的故宫长城天安门我还是能够看到,但是如果我没有参加家金,我哪能知道北京高到浮夸的房价,我哪能感受到老北京人与生俱来的傲骨,我哪能看到首都的老百姓为了维持生活过得并不幸福。这些便是家金的意义。


当然家金带给我的还有一颗日渐坚强的心,在参加家金之前我怎会能够接受别人任何的恶语相向冷眼相看,参加家金之后我学会了把路人的冷眼相看恶言相向当成过眼云烟,我体会到了当我们的意志足够坚强,我们的路便会出现在前方。


最后想送一段话给正在全国各地的家金同胞们。

One equal temper of heroic hearts

Made weak by time and fate

But strong in will

To strive, to seek, to find

And not to yield.

 

北京十三组访员 沈睿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