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活在当下

2017-08-12

3454次浏览

“希望待会儿她们能带来今天的第一份‘捷报’”,广州市某单元楼楼下,家庭访问暨大4组督导林澄瑶说道,语气里有期待也有担忧。两位访员上楼“踩点”了,督导林澄瑶和我们留在楼下等候。她们拿到的信息显示 ,这是一位老受访户,在两年前的大调查中已经接受过一次访问,上楼“踩点”的两位访员需要做的是确认拿到的地址中的住户是否自己要找的受访户,若是,则可以开始请求访问;但如果不是,则只能申请更换样本。“门牌号、姓名等信息都匹配,住户也说自己一直都住在这里,近两年内没有搬过家,但就是否认两年前曾接受过访问”——结果未能如愿,“今天的第一份‘捷报’”还是没有到来,又一次的信息不匹配,没办法,这户也只能申请换样了。


广州日报


暨大4组的访员们告诉我们,这种无法根据拿到的信息找到相匹配的受访户的情况时常发生,她们现在访问的这个区里就已经有十几户是这样了,有些是因为受访户搬离了原住址,还有些是因为整栋楼翻新了门牌号发生了变化……“现实情况很复杂,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也有很多,我们能做的除了接受因此而增加的工作量外,就是在访问中尽量去收集到新受访户的真实信息、更正老受访户已变动的信息,为下一次大调查的访员们铺好路”。


小区街景


比找不到受访户更让访员们头疼的是拒访。“广州不好做呀!”,当问到拒访的情况时,林澄瑶无奈地感叹道。刚开始的几天,她们是通过社区居委会联系的受访户,与受访户约在居委会进行访问,“那几天非常顺利,基本上每天都能达到十几户。”可访问完居委会能帮忙联系到的受访户后,剩下的就只能自己联系了,访问变得艰难了很多,基本上一天只能完成2-3户的量。“老受访户比较好做,对我们有一定的信任,我们自己联系拒访率也不会太高。但对于新的受访户,我们自己联系与通过居委会联系的效果完全不一样,我们自己打电话或者是上门去访问的话被拒访的概率非常高,这里的人基本上都不会让陌生人进家门,很多都是连门都没有敲开过,面都没见着隔着门就直接拒访了,有时候我们实在没辙了只能用最‘笨’的方法——守在门外一直解释说明我们的来意,站上几个小时,偶尔会有用;但通过居委会联系的话拒访率就不会这么高,挺多人还挺乐意接受访问的”。


访员在给已拒访的受访户留纸条


拒绝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不在意——这是出于内心的漠然,怎样都不愿意为别人的事耗费自己任何一点点的时间与精力;二是不信任——这是出于对周围环境的戒备,愿意为他人提供一些帮助,但当现实环境的复杂导致提供帮助需要付出的成本太高或不确定时,也会表现出拒绝。让广州说出过多的拒绝的原因中,“不在意”与“不信任”各自占有多少比例或许并不重要,因为人群的漠然不是我们的大调查在短时间内能够解决或者有办法应对的,这是时代的弊病,我们可以抱怨、可以抨击,但短时间内我们无法通过一己之力使它马上发生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有通过各种方法去努力取得信任,这个过程并不容易,有时还需要用到一些很辛苦的方式,但信任建立起来之后它的作用将是可持续的,访员们从受访户那里争取到的每一份信任的回报都不止眼前大家能看到的,它同时还为大调查之后的工作铺好了路。它的价值在现在,也在未来。


开始的路总是艰难的,今天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或许存在没有受访户真实完整的信息、难以获得受访户足够的信任等问题,访员们需要面对的情况也比较复杂,但大家现在的付出会让这些问题在之后的大调查中得到改善,此刻攻克的一道道难关不止让我们获取了现在的数据,同时也为之后的大调查争取到了信息与资源、做好了铺垫。CHFSers不仅活在当下,也活在未来。



报道小分队2组 文字记者 周琴

报道小分队2组 摄影记者 邓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