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尚未,人间有情

2017-08-25

2582次浏览

如果一定要让辽宁访问第5组总结一下访问的诀窍的话,那就是一个字,“蹲”。

督导郭雨蕙向我们解释道:“因为社区里的很多中年人和青年人都是上班族,早出晚归,正常的点去可能比较难遇上。所以我们经常在早上6点上班前还有晚上下班后去敲门,如果有人在家的话就和他们约好访问时间,如果没人的话就换个时间敲敲邻居的门,打听打听情况。但有时邻居能来应门的也很少,我们组有小访员就曾敲遍上下左右邻居的门。邻居有时也不知道,因为这片多是租户,大家互相之间不熟,甚至有邻居连旁边住没住人都不清楚。”


访员在社区楼下


同时,访员们的安全也是郭雨蕙最为牵挂的问题。社区里的房子多数楼层不高,但年久失修。楼道里的扶梯不到半人高,墙壁上贴满了各种小广告。特别是到晚上,也没有灯,漆黑一片,访员们形容“就是我们在鬼片里看到的场景”。有一次晚上访问完后,访员覃凤麟甚至发现不远的楼层出现了火灾。他误以为是曾访过的一位受访户的家,便急着过去查看情况。近了才发现不是,这时周围已经围了许多大爷大妈,但一直没有人打119。覃凤麟拨打了消防电话,直到火势被控制住了才离开现场。

“其实当时我觉得很难受,很多大爷大妈在那围观,但却没人去打消防电话。他们就在旁边议论说‘如果人在厨房里肯定跑不出来了,如果在客厅里还有点机会吧’。我担心一位住在附近的受访户的情况,虽然他拒绝了我们但我还是想过去看看。确定没事我就准备回,结果正好碰见这位大爷。他看见我非常不耐烦地说,‘你怎么又来了,我不访,不访’,那个时候心里真的挺不是滋味的”,覃凤麟苦笑着补充道。


访员在敲门


“访户拒绝我们,我们也能理解”,另外一边,访问第7组的访员李彤向我们介绍他遇到的情况,“我觉得一家三代不同的态度其实很能反映一些问题。我现在手上的样本就是一位老奶奶,她是我们的老访户,对我们还是很友好的,觉得我们大学生也不容易。但她的儿子就很反感很防备,特别是我们问到财产收入这些问题的时候,硬是把我们赶了出去。我们过几天趁他不在上门继续和老奶奶沟通时,奶奶在上大学的孙子刚巧在家,认真听了我们介绍这个项目,我们给的相关资料他也仔细翻看了,感觉他是真的对我们在做什么有兴趣”。

第二次入户时小分队有幸跟随,老奶奶虽然和善,问到后来也有点不耐烦,一直反问我们:“你们辛苦是辛苦,但这根本没用啊。有什么用呢?你们前年来的时候是啥样,现在还是啥样”。走出受访户家回望小区,李彤说他的心里其实也有这个疑问,“这个问题,我一直在问自己,也想问你们”。


 

刚上完大一的苏铭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从现阶段来看,受访户似乎说的对,表达并没有什么作用。但如果一个群体集体失声,那样可能会更糟糕。对于我个人,我只是觉得如果我不参加这次活动的话应该永远都接触不到这些人,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生活得有多幸福。”


一位访员说道:“我觉得要看你怎么去定义这个‘有意义’。我也听我的一些同学抱怨过,感觉整天的工作就是敲门和念题,对自己的能力并没有什么整体的提升,他们可能觉得真正去处理数据或者写篇发表的论文才算是有收获。但是这本来就是一个社会实践活动,你在这一路上结识的患难与共的队友、听受访户们提起的不曾经历的人生,甚至只是路上看到的风景,哪个不是独一无二的经历呢?”


沈阳一行,中国一路,调查一夏,我们遭遇了无数拒绝,但也收获了更多笑容,在人间百态中穿梭,仍不忘手握一份真情。




报道小分队3组 文字记者 田齐月

报道小分队3组 摄影记者 黄雨竹 李君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