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我非过客

2017-08-30

2566次浏览

当一座城市装下了三春杨柳九夏芙蓉的香枝素艳、万里云上大观楼的婆娑风月、花树里金马碧鸡的画栋朱帘、五百里滇池的暮霭飞烟、神骏西山的云舒霞卷,它也必然要接纳自己的千里声名与纷至杳来的游客。


街头骑着三轮飞奔的送货大叔



根据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发布数据,2015年云南省旅游业总收入达3281.79亿元,旅游业增加值占全省GDP的6.6%,其中昆明接待的国内游客量居全省第一。而近两年,随着沪昆高铁的全线贯通更是使昆明旅游的时空格局发生了根本改变,游客量在原来的基础上又达成了新的增长。昆明作为一个省会城市,它享受着经济快速发展的光鲜,而我此行感受到的还有它所承受另一面的烦恼——拥堵的交通。我们下高铁时已是深夜11点多,按理说是车流量较小的一个时间段,打车前往酒店的路途却也行进得颇为艰难,在道路畅通的情况下1个多小时的路程走走停停的2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根据高德地图发布的交通分析报告,昆明是2016年全年十大堵城的“常客”,在2017年第一季度拥堵排名第7。


拥堵的交通固然惹人恼,但这里毕竟是天高云淡彩云归的南国春城,日日有看花回的游人与暮至朝辞的过客。除此之外,还停留着西财第54组的访员们。


路口的清真寺安详肃穆,空气有着令人舒适的温度,昆明的街头,访员们正奔往访户所住的小区。


巷道内穿行的访员




报道小分队到达昆明的时间不太讨巧,访员们在昆明的任务已进入扫尾阶段,工作进度已由“全盛”阶段的每天十几户过渡到了现在的每天2-3户。


跟访的第一户是新样本,除了具体住址外没有更多的信息,这使得访员在与小区门卫叔叔的进行交涉时便受阻了。门卫叔叔不相信我们,由于没能争取到居委会的支持,访员们也没办法拿出介绍信之类的证明,只能轮番上阵跟叔叔解释并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作抵押,可这些效果并不大,我们最终还是没能进入小区,“没关系,我们明天再来看看,说不定门卫换班会换成另一个叔叔,也许我们就能进去了”,离开小区时,小组的“带路担当”杨琴乐观地说。


第二户是昨天就已经预约好了访问时间的一位老奶奶,到达老奶奶家门口时,所有人的心情都是轻松而期待的。然而事情并没有我们预想的顺利,老奶奶不在家,不确定什么时间回来,家里只有奶奶的老伴,爷爷年纪大了耳朵不太好,不方便接受访问,访员们只能想办法与老奶奶再预约一个时间。


访问退休的老奶奶



说不失落、不沮丧是不可能的,但工作尚未完成,访问仍要继续。


第三户的门是在访员们等了将近二十分钟后才打开的,出来的是一位爷爷,爷爷一开始还是愿意接受我们的访问的,但一听说需要1个多小时,爷爷立刻表示不可能接受访问——“我现在住在我儿子家,今天只是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就要回我儿子那边,没时间久待”,爷爷拒访的态度很坚决,访员们只能申请更换样本了。


白天的访问结束了,扫尾工作相较昨天进展不大,“我们品尝过这座城市的冷暖啊!”坐在街边的长椅上休息时,一位访员打趣道,语气中有些许疲惫,但透露更多的是一股子不言弃的坚韧劲儿。


这个夏天,他们带着同样的认真与坚持与昆明邂逅,在访问中感受着这座城市真实的呼吸与脉搏,释放着自身的能量,于昆明,他们不是游人,于青春,他们更非过客。



报道小分队第二组 文字记者 周琴

报道小分队第二组摄影记者 邓虹 乔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