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TIERS学术大师讲坛|天津大学靳玮副教授

2019-11-19

336次浏览

报告主题:绿色经济增长:论清洁资产积累的作用

报告人:天津大学靳玮副教授

时间: 9月27日 13:00-15:00

地点:格致楼1113会议室

讲座摘要

数据显示加强环境规制会引导清洁型资产积累,而后者又将反哺污染型资产积累,而非必然导致污染型资产搁浅和产能削减。根据这一特征化事实,本研究构建了一个绿色Uzawa-Lucas两部门模型,分析清洁型与污染型两种不同资产相互作用并影响绿色经济增长的机制。模型结构聚焦于两种资产相互作用的三种可能途径:1)通过环境质量渠道,清洁型资产直接减少污染型资产积累造成的污染物排放和效用损失;2)通过最终产品生产渠道,清洁型资产积累将减缓污染型资产侵蚀和折旧,增加污染型资产的边际生产率;3)通过投资品分配渠道,清洁型资产将与污染型资产在投资品分配上产生竞争,市场均衡情况下的投资品分配取决于两种不同资产的影子价值。理论分析结果如下。首先,清洁和污染型资产相互作用可以产生互惠效应,促进两种类型的资产同时积累。即清洁型资产积累将增加污染型资产的边际生产效率,保护其经济价值,促进其积累而非资产搁浅。随着污染型资产边际生产效率的提升,市场将供应更多最终产品并用于清洁型资产投资。其次,上述资产互惠机制能促进中短期的资产积累,但是长期将收敛于稳定状态,无法实现内生持续增长。本研究进而提出一种清洁和污染型资产相互作用下的内生增长机制。结果显示:如果1)个体的效用偏好在消费和环境之间具有单一替代弹性(即消费与污染的边际替代率与数量比成正比例关系),同时2)分配最终产品用于清洁资产投资没有调整成本,那么经济体将转型进入平衡内生增长路径。沿着这一路径,消费内生增长,清洁和污染型资产持续积累,同时污染排放将不断减少。最后,作为绿色Uzawa-Lucas模型的拓展,我们考虑造成环境外部损失的原因是存量污染物积累,而非流量污染物排放。分析结果显示,由于可积累的存量污染物存在动态跨期的影子成本,其产生的污染损害会远大于流量污染物排放造成的污染损害。因此,虽然上述资产互惠机制仍然会发挥促进两类资产积累的作用,但是,存量污染物造成的环境损害会加大对经济增长的约束,降低消费以及资产存量水平。

嘉宾介绍

靳玮博士是天津大学马寅初经济学院副教授,曾获2014年浙江大学求是青年学者,2012年国际能源经济协会(IAEE)第35届国际年会学生论文奖,先后任职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和浙江大学。对于经济增长、技术创新、资源环境等相关理论经济学方面有深入的研究和独到的见解。


111引智基地资助(B16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