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018.04.23】山沟里的他们 ——凉山彝族自治州雷波县与“劳动收入奖励计划”那些事

2018/4/23 浏览量:224

长途汽车从成都五块石客运站驶出。八个小时的车程,中途在休息站歇了两次,我们终于来到了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雷波县。


这里地处四川省西南边缘横断山脉东段,幅员面积2932平方公里。东南隔金沙江与云南省相望,北与四川省宜宾市、乐山市相邻,西接美姑县,西南紧连昭觉县、金阳县。截止2017年,雷波县总人口26.7万,其中以彝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占53%。


俯瞰山沟里的村庄


这里是习近平总书记时时牵挂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今年2月,习总书记亲自来到凉山,探望这里的彝族同胞。跟随着春天的脚步,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反贫困政策实验室项目组(以下简称“项目组”)再次深入这里,开展“劳动收入奖励计划”第一季度颁奖仪式。该计划针对有劳动能力的贫困群体,通过对劳动收入进行奖励补贴,提高脱贫内生动力,鼓励贫困户通过增加劳动来提高收入。


进村的路


早在2014年,项目组于乐山市五通桥开展了“劳动收入奖励计划”,成效显著。于是去年10月,项目组与中纪委、四川省纪委驻雷波县干部商讨,决定在雷波的帕哈乡磨石村和千万贯乡水口坝村也开始项目试点。


扶真贫:“政策好了,我们生活条件也好多了”


汽车飞驰在雷波县的盘山路上。平均每分钟三四个十几度的陡坡,急转弯中的我们像一丛丛水草随车摆动,一进山区手机也没有了信号。


前方的车抛锚在山路上,大家只好下车等待维修

千万贯乡水口坝村是一个拥有131户597人的纯彝族村,海拔1000-1850米,距乡政府8.2公里。截至2015年,该村的64户贫困户中已脱贫29户128人,尚余建档立卡贫困户35户166人,贫困发生率27.81%。去年,村民人均纯收入增至3350元,“按现在的情况来说,今年年末人均纯收入大概率超过3350元。”千万贯乡党委书记文本林告诉我们。


上午十点,张当波和其他村民一起出现在了村委会。他们在等待“劳动收入奖励计划”第一季度的颁奖。张当波常年居住在村委会旁边那座山的山顶。他腿脚不是很方便,从家里到村委会大概需要步行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村民关系很好,有时候遇到路过的摩托车,他们会载我往返。”的确,山沟里的村庄进出不甚方便,这里的村民去赶集大多步行或骑摩托车。张当波说自己去集市的话,下山要走三个小时,回来大概要四五个小时,“大半天时间就没了”。


为了方便村民出入,政府在2008年左右修好了一条公路。现在,如果运气好,张当波可以遇到数量不多的私人面包车,给5元钱,就可以坐汽车去距离村委会4.8公里的集市进行交易。


“政府的福利好哇,我的生产起步金就是政府给的。”张当波本来家里很穷,2012年,他接到了政府2000元的贫困户补助后,买了一匹小马。小马养大后又产下了一匹小马。年末张当波把最初的马卖了两千多元。2013年,他又接到政府1000元的补助,当即买下了三只小羊。就这样,张当波不断将小马小羊养大后繁衍后代,然后卖掉成年的马和羊。再加上家里还种植了一些核桃和花椒,现在,张当波一年可以有两万元的收入。


与张当波同村的张古哈享受到了易地扶贫搬迁的福利。在去年搬到这个交通发达一点的地方,政府还帮他们每户各建了一幢二层小白楼。同时,退耕还林政策给每户分了12亩田地,并免费赠送了他们两百多棵核桃苗用于种植。


张古哈门口挂的易地扶贫搬迁牌子


“您觉得现在的生活幸福吗?”听到这个问题,张当波、张古哈都纷纷表示非常幸福。“现在政策好了,我们生活条件也好多了。”的确,一幢幢高耸的小白楼,一亩亩种满经济作物的田地,一个个充满希望的眼神……随着扶贫攻坚的推进,越来越多的政策落到了实处,广大贫困户真切地享受到了福利。

脱真贫:精确核算收入


犹记走访第二天,还没有出发的我们接到联络人的电话:“去石磨村的公路塌方了,我们只能绕远路进村。”磨石村是项目组的另一个试点村。它也是一个纯彝族聚居区,主要以种植、养殖业为主,现有186户786人,其中建卡贫困户62户276人。


磨石村的马古前不识字。他家里共四个孩子,最大的14岁,最小的才5岁。本季度他获得了“劳动收入奖励计划”的奖励金。“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得奖吗?”“因为我做了活路(干了活儿)。”马古前朴素地答道。几年前,他通过银行贷款两万,又向亲朋好友借了七八万凑够钱开了养猪场。去年养猪场净赚两三万,亲戚朋友的债也还了一大半。今年一季度,他主动申报了17500元的收入,根据“劳动收入奖励计划”方案,他可以获得2000元的奖励金。干活儿就可以得钱,马古前对项目的理解也非常朴素。“我赚得越多,政府给我的补助就越多,当然要赶快把我的收入如实报上去。”


马古前家里


不过走访过程中项目组发现,项目实施前,很多贫困户不愿意主动申报收入。水口坝村文本林书记告诉我们,有些贫困户故意瞒报、少报、甚至不报收入。“比如有一户人家,去年卖了8头猪,市场价一头猪300元,按理他就应该有2400元的收入。结果你问他收入多少,他说‘总共才700元’。”


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是有贫困户担心一旦报出自己的真实收入后,政府会摘掉他们的贫困户帽子,从而取消各种帮扶政策。因此他们没有脱贫动力,反而安于现状,享受因为“贫困”带来的各种资助和优惠。这种方法很大程度降低了贫困户的劳动积极性,养成了他们“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的“等、靠、要”逻辑。而“劳动收入奖励计划”则将贫困户生产收入作为奖励依据,通过“申报收入越多,奖励金越多”的思维引导,鼓励贫困户主动诚实地申报每个季度收入。



项目实施初期,从贫困户收入申报情况来看,参与了项目的贫困户申报收入的积极性已经有显著提升,其中水口坝村所有贫困户都申报了收入,磨石村的申报比例也超过了六成。从长期看,项目能有效协助精确统计贫困地区群众的真实收入,避免瞒报、少报、不报的现象。


真脱贫:从投入端到产出端,变被动为主动


水口坝村的马路上有一个广告牌,上面写着习总书记的口号:“幸福是奋斗出来的。”而提到“干活儿得钱”,水口坝村的丰铁取裂开嘴笑得很开心。她听不太懂汉语,我们和她的交流全靠村里的张书记翻译。丰铁取的丈夫过世后,她独自把三个女儿拉扯大。现在,16岁的大女儿和14岁的二女儿在县城读书,11岁的小女儿也上三年级了。丰铁取这个季度刚卖了一批芭蕉芋猪,赶紧跑去申报了1020元的收入,这样她可以按收入的15%获得153元的奖励金。这对于不太富裕的她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金额。“付出越多,回报更多,当然要多多劳动挣钱呀!”


进村的路

受访户丰铁取


众所周知,传统的扶贫方法,例如完善基础设施、易地扶贫搬迁、退耕还林等,大多是从生产资料上给予帮扶。这样,外在条件相同的贫困户享受到的优惠政策也是一样的,因此并不能更好地激励他们努力干活,实现收入。“劳动收入奖励计划”则对生产结果(收入)进行激励,劳动性收入越多则得到的奖励越多。这样可以使贫苦户有积极性跨越贫困线,逐步走出贫困。这套机制的突出优势在于正向激励作用。比起被当作弱势群体,贫困人口通过自身劳动获得奖励,在此过程中获得了身份认同和勤奋劳动的认可,既促进了收入提高,又激发了内生动力。在多个试点地区,该计划与传统的产业扶贫相结合,可以提高扶贫效率,加快脱贫速度。正如张当波、丰铁取一样,在享受到了“劳动收入奖励计划”的奖金激励后,他们表示多劳多得让自己有了更多的工作动力。对此,雷波县委书记王荣华曾评价该计划是“把扶贫从投入端变成了产出端,是扶贫的重大变革”。


项目组为贫困户颁发奖励金


据项目组统计,“劳动收入奖励计划”在雷波县执行初期,共有138户贫困户参与,其中磨石村74户,水口坝村64户。从第一季度申报和奖励情况来看,磨石村总共申报45户,申报金额212417元,政府总共发放奖励金24119.25元;水口坝村申报户数64户,申报金额55458元,政府总共发放奖励金8624.45元。项目负责人、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反贫困政策实验室甘犁教授还额外指出,该项目不但促进了干群互动,还会通过提高奖励上限,激励贫困户脱贫后继续劳动奔康致富。“这有利于巩固脱贫成果,防止返贫。”我们几乎可以预期到,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贫困户会理解到项目的真正意义,会主动增加劳动、诚实申报收入。这样,项目一定会为“扶真贫、脱真贫、真脱贫”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图&文/邓莎丽

审阅/王军辉、曾惜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反贫困政策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