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西安:城市之神

2017/9/5 浏览量:58

来西安之前,正好读完维·苏·奈保尔的《模仿者》,一个人想要融入一座城市,在现代的城市化中留有的就只有无尽的尴尬。我们找寻一座可触可感的城市,却只能找到一个个独立小房间的集合体。城市格外让我们意识到,自己是个体,是单个部件,然而城市的概念还保留着,我们仍徒劳地追求着城市之神。路过一座城市的好处在于你不用想象这种融入的挣扎,只需要好好享受眼前的这座城市呈现出来的美,和你从另一个尴尬之地出逃的鲜活。


初来时,乘坐地铁,非常的热闹,地道的方言显现出的骄傲浮在每个人的脸上,活在字里行间。西安人也非常热情,不时会有人主动提供帮助,看见组员行李多,热心提醒我们去另一个入口乘坐电梯,换零钱甚至不查看到帐记录就走。古都游玩和生活的外国人非常多,有一个英国老太太已经68岁了,来西安游玩一个月之后,甚至感叹这里比首都北京更好。


后来几天,乘坐出租车,发现司机都比较沉闷,有些甚至可以用冷漠来形容,并不会太主动地向你展示西安的历史与骄傲。去到的餐厅,服务人员有时态度也相当敷衍,也或许是我们正好撞上了个中不愉快。西安的访员的访问难度也是我们走过的这几个省份之中最难得,好多社区的拒访率高得惊人。


西安97组访员们的背影和掉漆的背包


面对一个城市的多面性,就像接受一个人的不同侧面一样,挣扎着也就点头了。我甚至和同行的组员开玩笑道,西安或许真有点像从日不落帝国时代走向衰亡之后的英国,颇有几分没落贵族的气质。像英国人坚持说地道的伦敦腔一样,西安人也保有着他的陕西方言,看着皮影戏,只想着我们的故事“不足为外人道也”。


古都西安的前世今生,我看到的就是一种迷人的矛盾性。在这里,你不知道历史和新知,哪一个才是未来,你看着兵马俑思考也许他们正在聆听秦始皇的“演唱会”,你看着华清池,或许你正梦回大唐,历史记忆交错于时空之间,你感觉自己的生命都被放大了,每一个毛孔都有故事的味道。这一切带给西安这座城市超强的使命感,不仅要留有现代人的乡愁,还得留住历史的烟波。


历史与今天的交融


然而这一切异常困难,在地铁票上印上古建筑的照片离真正找到自己在历史与未来间的定位还有很大的差距。西安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城市的范围不断扩大,村庄的拆迁也使得访员们得换掉一整个社区的样本,这些零碎的拆迁地区,并没有形成完整的功能社区,有些甚至越来越边缘化。透过大调查,感受一个城市的变迁,不单单是从家庭金融的角度,还可以切实的从近距离感受它变化的细节,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画出城市变迁的样貌。


作为一个外地人,来到一座新的城市,总有一个深刻的悖论,旅游景点都太过商业化,仿佛有些城市的存在就只是为了让他来调养心性,怀念过去一样,这是极不公平。当一个挤满了人的公交车站终于等来了一辆公交车,车上的人只希望车子赶快走,并不希望站台上的人挤上来,这种零和博弈非常的残忍但又非常现实。我们总妄想生活在别处,把历史的,自然的任务交给别人,说到底还是自私和偏见。


西安仍是优雅的,他仍然在不断地探索他的未来,就像大调查行进了这么多年也依旧会持续下去,他们都为了一个更好的城市,一个更好的中国而挣扎,希望和幸福藏在他的人民的生活中。如果说西安的历史带个这座城市凝固的艺术,那这里的人就是流动的盛宴,西安的城市之神或许就在每一条街道之间。


西安的未来或许就在这灯火之间



报道小分队第5组文字记者刘新  

报道小分队第5组摄影记者杨蕾

特别感谢陕西94组访员们提供的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