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加强特朗普新政研究更好维护国家经济安全

2017/6/3 浏览量:124

加强特朗普新政研究更好维护国家安全

中国经济导报

 

欧阳俊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北京研究院研究员

 

美国是当下世界经济的中心,也是当下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主要创建者和维护者。只有与时俱进地分析新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下中国国家经济安全状况,就新形势下中国国家经济安全面临的风险进行深入诊断,才能提出切实可行的、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对策。
  美国是当下世界经济的中心,也是当下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主要创建者和维护者。如果美国经济政策取向发生根本性变动,国际经济秩序将可能会随之重塑。因此,美国总统的经济政策取向历来得到方方面面的高度重视。对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经济政策的系统研究,已经提上各国智库议程,我国也不能忽视这一领域。
    
  
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构想迥异前任

长期以来,美国政商各界持续呼吁总统的经济政策态度要清晰、可预测,避免各方面误判,引起不必要的贸易纠纷和贸易战争。今年以来,这样的关注和焦虑更为加剧,原因在于特朗普胜选并就任美国第58届、第45任总统。

特朗普在美国总统竞选过程中提出一系列迥异于前任的经济政策构想,就任后陆续推行实施。1月23日,特朗普上任伊始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3月1日,特朗普政府向美国国会提交了首份贸易政策年报。报告明确指出美国将"捍卫贸易政策主权",贸易争端解决将优先适用国内法,且不受制于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裁决;即便成员国间针对分歧作出的裁决与美国的主张相背离,"也不会自动改变美国国内的法律制度和商业惯例"。3月10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即将启动北美自由贸易协议重新谈判程序。3月17日,特朗普政府公布首份预算案纲要,多个部门预算遭到大幅削减,其中尤以环保、农业、外交等领域为甚。3月18日,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美国的压力下,打破10年来的惯例,首次将有关"反对保护主义并采取行动以对抗气候变迁"内容剔出联合声明。4月26日,美国政府抛出"史上最强减税方案",计划将企业税率由35%降至15%,个人所得税简化为3档且最高档税率为35%。

美国新政府成立后的这一系列举措显示,"美国优先"并非仅仅是特朗普竞选时蛊惑人心的口号,也是他正在努力尝试为未来4年乃至更长时间美国经济政策确立的新的基本方向。 


关于特朗普新政的研究严重不足     

特朗普此前基本上没有从政经验,其当选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因此目前各方面对其政策取向基本上都没有进行系统研究。甚至连美国主流经济学界也多停留于媒体充满感性的评论,缺乏关于特朗普新政的主要内容、内在的经济学逻辑以及对于全球经济治理和经济秩序影响的严肃学术性研究。

大选前,370名经济学家联名呼吁民众不要给特朗普投票,宣称"如果当选,特朗普将会对美国民主制度、美国经济机构的运转以及美国的繁荣构成特殊的威胁。"新政府执政后,斯蒂格利茨等数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继续炮轰特朗普新政,称"我们的当选总统所提出的这种政策是那些不会起作用的政策",并警告说"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可能会引起美国经济严重衰退"。克鲁格曼更是坚定的特朗普反对者,在他眼里特朗普及其团队简直就是邪恶代言人,"已经智穷计尽失去自控"。这些评论集中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财政政策,虽然具有洞见但缺乏系统性,且存在结论先行、不够理性中立的缺憾。

国内学者相对客观中立,特朗普甫一当选,就有人对其新政内容和潜在影响展开研究。2017年1月,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举办“特朗普新政与中国战略再定位”报告发布会,发布了13个主题研究报告,涉及政治、社会、经济、外交四大领域,具体分析了特朗普当选的多重因素、特朗普政府可能实行的全球战略和对华政策,并提出了具有战略意义和现实针对性的政策建议。但从公布的内容来看,他们的研究并没能完全摆脱国际主流经济学者的影响,同样存在结论先行的问题,仍旧以传统思维看待特朗普新政。

 

研究特朗普新政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目前来看,特朗普“美国优先”的经济新政有两个主要着力点:对内,减税简税、监管松绑和扩大基础设施投资;对外,以公平贸易替代自由贸易。我们认为,特朗普新政是符合美国经济利益的理性选择,是对全球化造成美国经济实力相对下降的应急反应。尽管主流经济学者普遍对此还是持怀疑和否定态度,但“美国优先”有很大可能性成为美国未来数十年经济政策的基调,因为这是美国人在主流媒体一片反对声中选择的道路。
       如果不带偏见,我们应当承认,特朗普强调公平贸易不是对自由贸易价值的完全忽视,即使在经济学逻辑下也具有合理性基础。在以国家作为基本经济主权单位的现实背景下,自由贸易的困境在于市场功能跨越国界之外与政府功能囿于国境之内的矛盾。由于难以对贸易中受损者跨越国界进行有效补偿,自由贸易在一定条件下会影响贸易增进全球福利的效率。公平贸易实质上是贸易参与方要求共享双边贸易带来的消费者和生产者剩余增加,在形式上表现为贸易主导方对与贸易伙伴强制征收贸易税。
       可以预见,特朗普贸易新政如得到实施,将可能会根本改变国际贸易规则。以自由贸易为特征的全球化进程将可能停滞甚至出现逆转,现行国际投资贸易制度安排中对于发展中国家的非对称保护将被大幅削弱甚至取消,多边机制将逐渐边缘化,双边贸易投资协定地位将迅速上升。考虑到这些,我们认为,研究特朗普经济新政特别是对外政策的内在经济学逻辑,把握美国未来经济政策走向,分析其对全球经济治理、国际经济秩序的潜在影响,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我国是经济大国,也是贸易大国,不可避免地会受特朗普新政影响。由于过往的分析研究大都以全球化为预设前提,在新情况下加强国家经济金融安全管控,有必要重新审视以前的结论与建议,充分考虑特朗普新政可能给全球经济治理带来的变化,对于中美双边经贸关系的直接影响,以及美国放弃全球责任可能给中国在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形成过程中带来更大发言权的机遇,重新评估中国国家经济金融安全状况。甚至,可以研究中国如何参考借鉴美国做法,充分发挥自身优势,通过与其他贸易伙伴进行双边谈判,获取更多的贸易红利。
       只有与时俱进地分析新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下中国国家经济安全状况,就新形势下中国国家经济安全面临的风险进行深入诊断,才能提出切实可行的、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对策。